河南政府网包含有实时新闻、军事新闻、股票新闻、娱乐新闻、社会新闻、国际新闻专业时事报道的新闻门户网站。
位置:河南政府网 >社会新闻 >《小杰服刑》寻子24年重逢在监狱 服刑儿子出狱回川团聚

《小杰服刑》寻子24年重逢在监狱 服刑儿子出狱回川团聚

2018-10-24 17:15:00来源:河南政府网点击:41...

  从村口到小院,彩色气球在村道两侧的树梢上随风摆动。首尾相接的鞭炮长长地铺在路边。邻里乡亲齐聚在红色的充气拱门下。他们都在等待着一个“异乡”小伙重归故里。

  从杭州到成都,本该中午前就抵达的航班晚点了。飞机上的母子三人从未感觉如此漫长。回家的心,急切不已。

  他是小杰,26岁。两岁半时在云南昆明与亲生父母离散。

  过去20多年里,他经历了养父的暴力、养父母的相继离世以及亲戚的不接纳。还有一份不光彩的服刑“履历表”——近6年4次被判入狱,所有罪名,都是盗窃罪。

  24年前,张军、王华群夫妇在云南昆明经营着一家铝合金加工店,生意不错。那天10点左右,王华群要出去买菜。菜场不远,300多米的距离。张军也一早出了门,给客人防风窗。店里只有一名工人在忙活,还有两岁半的儿子小杰。

  临走前,王华群嘱咐小杰,“乖,不要乱跑。”儿子“嗯”了一声,自个在店门口玩。菜市不远,但王华群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她加快脚步,提着菜篮回到店里,儿子不见了!

  仅仅间隔20分钟左右,小杰却从此杳无音信。夫妻俩把店铺周围地寻了个遍,无果。他们找到电视台,发布寻人启事,打印传单,四处散发,依然无果。

  2015年,听闻可以采血对比DNA寻亲时,夫妻两人立马找到了公安机关采取了血样。三年后,终于迎来好消息。一名在浙江乔司监狱服刑的小伙极有可能是夫妻俩寻找24年的小杰。“不管是年龄还是轨迹,都和小杰相似。”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处处长蒋晓玲介绍,为了进行确认,成都警方还赶到浙江采血确认。今年5月,消息确认。

  6月底,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缘梦基金和四川省公安厅的帮助下,张军和爱人赶到了乔司监狱,与儿子见面。多年来,夫妻俩想象着儿子的成长画面……却没想到儿子会在监狱。24年后,一家人终于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报道了这次见面的场景。那天,阳光甚好,王华群一眼就认出了儿子。她一把抱住儿子,放声痛哭,一旁的张军也抹着泪。

  这时的小杰名为刘毅(化名),这已是他第四次因盗窃罪被判入狱。小杰记不清当年是如何从昆明离开的,自己又被带到了何处。家人也没有跟他讲过任何的过往,只告诉他生日是6月5日。记事后,他才能讲出自己所在的地方,安徽宿州——“下面的一个农村”。

  他由养父一手带大。“他脾气,经常打我,调皮的时候打,不调皮的时候也要挨打,一周七天,起码五六天都要挨打。”小杰对养父充满恨意,“他一打我,我就心里发誓,再这样打,我下次还要犯错。”小杰开始变得叛逆。

  书未读完,小杰就不再去学校,之后出门打工。那年他14岁。“给人养过鱼,进过服装厂……后来到了杭州,跟一些社会上的人玩,就去网吧,迷上游戏。”

  没钱了,小杰就开始偷,被抓了好几回。其养父也在他第二次入狱时去世了。“我在这个世界上再没亲人了。”得知消息,在狱中的小杰哭了。

  与亲生父母见面的那天,小杰显得不知所措,很久没缓过神来。

  10月18日,是小杰服刑的最后。王华群带着二儿子去到杭州,迎接她的小杰出狱,张军则留在成都郫都区唐昌镇平康村的家里,张罗起坝坝宴,圆桌从里院摆到外院,还向邻居借了一个院坝,张家邀请了所有的亲朋、邻里乡亲欢迎儿子回家。

  19日,唐昌镇平康村,村口以及村道到家门的分岔道口架起了两个红色的充气拱门,写着欢迎辞。一段百米的水泥道路上,三列首尾相连的鞭炮长长地铺在路边。乡亲们早已聚在拱门前等待着小杰归来。他还特意让人送来了大花束,准备儿子。

  原本,中午前,小杰和母亲、弟弟就能到家,但回蓉的航班晚点了。

  11点12点13点40分……人群越聚越多,“来了,来了!”小杰回来了。高个、红衫,满脸笑容;鲜花、绣巾,鞭炮齐鸣。 新房、新床、新床单、新环境……

  “这个家太好了!”小杰有些说不出话,“很早出社会,也犯过错,现在在四川这个家,只想和家人在一起,计划学一门技术,好好生活。”坝坝宴终于开席了。众人齐齐举杯,异口同声——“小杰,欢迎回家。”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张士博

    网友评论
    评论(...
    全部评论